《伞少女》:国风之下,一场后青春期的少女旅途

万物有灵,物能化形;所化之物,即为物灵;所谓物灵,终其一生,被困一隅。


念物阁主将一块黑玉一分为二,铸造出青罗伞与黑玉剑——青黛和忘归,他们一个是前朝公主的心爱之物,一个是陪伴前朝将军出生入死的佩剑,两只物灵被困在失去主人的茫然之中。忘归一心为主人报仇,逃出念物阁。为阻止忘归在人间挑起战争,青罗伞的物灵青黛与天才工匠少年墨阳一起踏上了寻找忘归之路。



本期今日影评邀请到了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江逐浪,共同打开动画电影《伞少女》,看青黛与忘归如何放下执念,寻找自我。



节目开始,江逐浪从视觉呈现、人物设定、故事节奏、题材表达和整体观感五个维度给《伞少女》这部影片打出分数。



人物设定


在人物设定方面,江逐浪给出了7分:“我觉得这个故事的选角特别好,它不是人的角度出发,而是从一个物品的角度讲故事,这就像我国古代的咏物诗,看似在咏物,实则是咏人。”



影片在对物灵的塑造上简单易懂,将人与物的外在形象进行了符号拼接,比如,小梳子的背后有一把梳子;小剪刀的造型设计了一个大蝴蝶结代表剪刀;龟甲爷爷的造型与神情与传统观念中的乌龟形象十分贴切······



美中不足的是,电影没有进一步展现出这些物件独特的气质性,与同题材的真人短剧《逃离大英博物馆》不同,短剧由于是真人演绎,受到现实条件的局限,对小玉壶的塑造只能通过青玉色的服装和妆容来进行表面化的呈现,而《伞少女》作为动画作品应该更加放飞观众的幻想,比如,青罗伞青黛的出场不应该只是简单的出现与消失,而要体现伞有开有合的特点,在形象的刻画上也需要展现出青罗特有的丝绸的质感。




视觉呈现


影片改编自漫画作品《伞少女梦谈》,许多读者评价说这本漫画的画风十分灵动可爱。


但是江逐浪在电影的视觉呈现方面却只给了6分,对此,江逐浪解释说:“漫画强调的是人物的造型与场景,但是改编成电影作品后,我更加希望可以在画面的质感上看见中国传统的美术风格。”



视觉奇观是动画电影十分重要的记忆点之一。比如,《千与千寻》中汤婆婆的小屋,《深海》里的深海大饭店······都给观众带来了印象深刻的视觉震撼。


江逐浪评价说:“《伞少女》中念物阁的视觉设计没有达到我想象中的美轮美奂的效果,我觉得念物阁应该像故宫奇妙夜那样,在夜深人静之时,物灵们欢聚在一起尽情玩闹!但是影片中所呈现的念物阁的场景不足够美好,所以后面念物阁被毁后带给观众的情感有些不足,悲剧性不强。”



题材表达


在电影的题材表达方面,江逐浪给到了8分。《伞少女》将动画与我国的传统文化相结合,影片中诸如伞和剑等每一个物件都有不同的寓意,每一件物品都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符号。



除了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呈现,影片的主题表达也十分深刻。一个简单的使命、一系列奇幻的冒险,一把伞,一柄剑,两个原本保护人类的物品,却似乎从未展现过自我的价值。


青罗伞是公主的遗诏,它是权势地位的象征,却没有真正的使用功能;黑玉剑作为佩剑陪伴将军征战沙场,唯一一次出鞘是帮助主人自刎·····伴随着主人的离世,附着在他们身上的价值也逐渐褪去,变成了无用的华美物品。



作为青罗伞的物灵,青黛是茫然的,它只知道自己是公主的物品,但是在念物阁中青黛逐渐发现原来物灵可以有一定的自我意识,有时候主人并不一定是全对的。在之后的冒险中更印证了她的想法,物灵不仅仅是听命于主人,她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来帮助主人。至此,青黛完成了一个自我意识的觉醒,她寻找到了自我真正的价值。



江逐浪介绍说:“自我意识的树立有两种,一种是像青罗伞一样,在经历中成长,树立了独立的自我;另一种是青少年时代的依附型自我,借助别人的眼光来反射并定义自我。《伞少女》所呈现是一个后青春期的故事,它没有像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那种痛快的感觉,但是它把这种自我成长的痛苦风格化、诗意化、散文化了,只有学会自我承担勇敢面对,才会得到真正的成长。”




《伞少女》需要我们像品茶一样静下心来细细欣赏,期待大家可以走进影院,跟随青黛共赴一场冒险与成长之旅,探寻自我真正的价值。
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4 www.a67.tv  E-Mail:a67@tv.com|a67电影网  

观看记录